跟现代科技没什么缘分的寒鼠

【生贺】生日快乐啊,叶先生。

生贺
你一生的故事,我用一生铭记。
                       ——BGM:《你一生的故事》以冬

生日快乐啊
两位叶先生

之前从来没有给老叶家的孩子写过生贺,把他前二十年的全部补起来好了!

1
1997年5月29日
“医生!我老婆怎么样?”叶爸爸从凳子上蹦起来抓着医生问东问西,脑袋还往手术室里探,试图了解更多里面的情况。
医生如释重负地摘下口罩,“叶先生,恭喜你!是对双胞胎,母子平安!”
年轻的叶爸爸喜出望外,紧紧地握住医生的手道谢,将早就准备好的红包塞到医生手里,被再三拒绝后只好作罢。
“两个小时之后可以去看孩子,这会儿产妇麻药劲可能快过了。”
“哎,老二你快去看看我儿媳!我跟你爸一会儿把孙子给你们抱过去。”叶家新晋奶奶推了他一把,自己扯着老伴儿往另一边走去。
“我说老叶啊,咱们是不是得给孙子取个名字啊?按你儿子那尿性指不定就叫叶大大叶小小了。”
“嘁,儿媳早就取好了,前几天还问咱们意见来着,老大叫叶修,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修。老二叫叶秋,一叶落知天下秋的秋,怎么样?”
“挺好挺好……”
保温箱里的新生儿张开了眼,黑亮的眼珠子仿佛四处搜寻着什么。
咦?前段时间跟我躺一块儿的那丑东西呢?
喂喂喂,你还不知道你俩长的一样吧?

2
1998年5月29日
双胞胎洗澡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
自从这两小只会爬会走之后,洗澡成了老叶家一项让人身心俱疲的饭后活动。
“哇——”被拎起来的叶修四肢在空中划动,笑得欢快得很。
“嘿你小子,还知道跑了?!”叶爸爸将小小一只的叶修提溜起来与自己的视线齐平。
两只团子长得实在太像,以至于家里人有时候甚至无法分辨到底哪个是哪个。
叶爸爸抱着洗得干干净净的儿子轻轻放到床上用被子盖好,再进浴室放水准备洗另一个。
就是现在!
叶修坐起来了!
叶修迈开了他的小短腿!
叶爸爸出来了!
叶修迅速的躺下!
叶爸爸抱起叶秋进了浴室!
叶秋:???
耶!叶修高兴地在床上打滚。
因而,常常会出现,弟弟一天洗两次澡香喷喷的,而哥哥一天没洗澡以至于屁屁开始不舒服哭了出来,家人才发现。
哦,洗错了。【叶爸爸心累的微围笑】
然而叶修对于逃洗澡这件事依然乐此不疲。

3
1999年5月29号
两岁的小团子已经可以在家里健步如飞的奔跑了,细心的叶妈妈把家具的边边角角都裹了起来。
然而叶秋每次磕到桌角的时候都会哭。
叶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啾啾笨!
于是叶秋哭得更大声了。
叶修突然想起,妈妈说过,他是哥哥,要哄着弟弟的。
“啾啾不哭!给你呼呼,不痛了!”叶修鼓着腮帮子朝叶秋的脑袋吹了两口气,末了又亲了两下。
“哥哥!”
“唔?”
“啾~”

4
2000年5月29日
三岁的叶秋表现出了极强的求知欲,叶爸爸在念睡前故事的时候咿咿呀呀的跟着读。此时叶秋小朋友对父亲的敬佩之情开始萌芽,为其日后成为叶爸爸的铁杆粉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嗯?叶修呢?
他早就抱着被子睡着不知道多久了,嘴角还淌着朴实无华的口水印。
嗨呀,这小子。
0叶爸爸将被子摊开把儿子裹好,在两个小脑袋上留下一吻。
晚安,宝贝儿。

2001年5月29日
今年的生日会请了幼儿园的小朋友。
叶秋跟隔壁王叔叔的儿子玩得很开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王这个超级好玩!哥哥你……诶?哥哥?”叶秋在院子里找了一圈都没看到叶修的身影,又跑进屋子里,看见叶修在客厅里跟小美玩过家家玩得正高兴,逗得小姑娘笑得开怀,哪里还想得起他这个弟弟啊。
叶秋顿时就瘪了嘴,蹲下来戳了戳叶修的肩头,“哥哥!”
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起身就走了。
叶秋:哥哥ಥ_ಥ
不一会儿叶修拿着一个小蛋糕朝叶秋跑来,“喏。啾啾你笨死了!”
说着还用袖子把叶秋的小脸儿擦干净。
“生日快乐!”

“弟弟。”
“唔?”
“我好还是小王好?”
“哥哥好!”
叶修满意地摸摸叶秋的脑袋。

2002年5月29日
今年的生日是在医院过的。
小王长水痘了。
小王传染给了叶秋。
跟叶秋睡在一起的叶修也中招了。
“啾啾。”
“嗯?”
“以后不要跟小王一起玩儿了。”
“那我跟谁玩儿啊?”
“我啊。”
“好吧。”

“哥哥。”
“什么?”
“我是秋秋!你长大了,不要说话奶声奶气的。”叶秋一脸嫌弃。
叶修揉了一把他的脑袋,“笨蛋弟弟。”

医院的病床有点窄,叶妈妈想要给他俩弄两张床睡觉,被叶修拒绝了——弟弟生病了,他得照顾弟弟。

“生日快乐。”

tbc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关于抄袭那些事情

这只是一篇日常随笔。
看到了一些事情有感而发,不会打任何TAG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随便吧。
作为一个90后的老人家
真真是觉得长江前浪推后浪啊??
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不是说00后就怎么怎么样
我对00后并没有什么偏见,但是希望有些人也不要给00后丢脸。
虽然我更新也不怎么规律,质量也不高,可是我问心无愧啊!
作为一个写手作为一个人,最起码的达到幸福的一点不就是这个吗!!!
说句不好听的,作为一个抄袭者的你,这么烂的一个人,你妈生你的时候都那么努力!
她抄袭别人了吗!!!!!
啊!!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你说人家骂你父母了
难道这不应该吗???
自己做出那种为人不齿的事情的时候难道没有想过这种后果吗?在别人骂你父母的时候做出一副这么有骨气的样子给谁看?抄人家文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做人要有骨气?


事情是这样子的,一个我很喜欢的太太的文被抄袭了,抄得非常彻底又全面。
非常生气。
也非常感谢那些经历了这么多抄袭跟各种风波的太太能够一直坚挺地为我们产粮。

日常表白太太们。
么么哒。

以上。
寒鼠。
2017年5月26号   于重庆

哑巴张和他的小娇娘

ooc 
ooc
ooc
写着玩儿的!
逻辑什么的,不要太在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娇娘!

一晃许多年过去了。
张起灵仍然窝在广西那所被烧毁的屋子里。
照常的下斗。偶尔胖子过来给他改善一下伙食。
偶尔出门一趟,什么信都不留,门跟摆设一样开着。
屋子里什么值钱的都没有,仅有的生活用品都是两人份,甚至隐隐约约带有几分情侣款的意味。
“道上人都说哑巴张在那个破房子里藏了个小娇娘。”
“个屁,”黑瞎子吐了个烟圈,“就他那个破房子,哪个小姑娘愿意跟他过?”
哑巴张捧着个水杯从屋里走出来,抬腿把在蹲在门槛上抽烟的小娇娘一脚踹到地上。
“吃饭,小娇娘。”
“张起灵我操你大爷的又偷用老子杯子!!!”黑瞎子捂着屁股站起来屁颠屁颠的跟进饭厅。
留下吴邪在院子里笑得烟尘滚滚。
哪里有什么小娇娘,明明是个皮糙肉厚的瞎子。
看着像饿鬼投胎的黑瞎子翻了个白眼
吃的还多。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很久没有更新。
没有原因,就是不想动。
我是个比较……没规矩的人,写文是为了自己爽
拖更让大家不爽是在是不好意思了
其他的坑我会填的
日期不定
么么哒

Conflicts 13

这次更新拖的有点久……我的锅

上个星期一直在熬夜准备辩论赛……前两天朋友失恋出去学人家借酒消愁,半夜出去把她接回来,折腾了一夜,身心俱疲。

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失恋的妹子也不要喝酒,注意身体不要熬夜!

总之我今天来更新啦!

依旧是很烂的排版……

以下正文

Conflicts   13

“先进来说话,一句累坏了吧?先喝口茶,行李让人放眉眉房间就好了。”郝夫人只倒了一杯茶放在ko面前。

亲儿子郝眉立马有小情绪了,“妈!我的呢!”

郝夫人揶揄道:“你不是不爱喝茶吗?”

“ko说普洱养胃!我现在天天喝!”然后就着ko的手喝了一口。

“嘿你这孩子,还有没有点儿礼貌了!”郝夫人第一次见自家儿子跟别的男人这样亲密,心里多少有点膈应,“要喝茶自己去倒,杯子在厨房里。”

郝眉知道母亲有话跟ko说,也自觉的跑到厨房去竖起耳朵偷听——他家茶杯一向都是放在电视柜最下面,厨房哪里会有什么杯子呢。



“那个,ko啊,你有中文名字吗?”

“我叫康晨,健康的康,早晨的晨。ko是工作的代号,他们平时叫习惯了。”

“是个好名字。你们这工作还有代号,怪高端的。对了,听郝眉说你可是他们公司的王牌,大学考的哪个学校啊?今年多大了?”郝夫人给他添了茶,不紧不慢的寒暄。

“今年五月就二十六了。”被问到学历的黑客顿了顿,从前混迹于网络世界,全凭技术说话,多年积攒下来的口碑和实力进入致一也得到了业界同仁的认同。

然而当他面临这种需要给他人留下印象的问题的时候,才意识到那一张纸也许不是真的代表着什么技术什么成绩,它只是能给别人留下一个“这个人很优秀”的模糊的印象。ko觉得没什么用,别人却觉得很重要,——至少郝夫人是这么想的。

他甚少在意他人的想法,眼前这个,却不得不好生思索揣摩,生怕出了什么差错,不好撒谎,只好实话实说,“高数编程和英语都是自学的。”

郝夫人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抿了口茶又继续发问:“那你未来有什么打算?我是说,你和郝眉两个人,你考虑过吗?就一直在那家小公司里呆着?”

听闻致一被评价为“小公司”ko顿了顿,跟郝家的家业来说,确实也算是小公司了吧。他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放到郝夫人面前。

“放假前我跟致一续了五年的合同,作为技术总监的工资仍然打到郝眉的卡上,我想继续留在致一,那是郝眉和他的朋友的心血,我想和他们一起,把致一做得更好。虽然不能给他像家里这样优渥的条件,但是我保证他的生活水平在未来只会升不会降。”

“哦豁,小子,漂亮话我可比你会说多了,你用什么跟我保证?就这些?你留在那儿是为了实现郝眉的理想,那你的呢?你就没有自己的理想?”

ko闻言笑了笑,看向厨房,“我的理想,就是郝眉啊。”眉宇间有些尴尬,“在遇到他之前,我觉得在大排档混吃等死也没什么不好的。一个人的动力始终是有限的,而我一个人的动力,只足够支持我活下去而已。而郝眉,让我想要活得更好。我不求您能立马同意我们俩的关系,只是希望您能给我一点时间,证明给您看。”

躲在厨房的郝眉一下没沉住气,跑到客厅,“妈!咱们不是说好了不为难他的吗!”

坐到母亲身边,小表情委屈得很,揽着母亲的手臂摇啊摇,像小时候撒娇一样。

郝夫人细细地打量许久不见的儿子,肤色比上学的时候白了一点儿,脸色也红润,隐约还觉得脸圆了一圈,体格算不上强壮,尚算结实。虽然和自己一样娃娃脸的他眉眼依旧,却平添了几分沉稳 ,儿子真的长大了啊。

也没有长成网上说的那种日夜颠倒身体处处亚健康的程序员嘛。

她满意的笑了笑。

“……妈,你这个笑容……”郝眉怯怯地开口。

“嗯?”

“感觉像是猪养肥了的屠户。”

她拍了拍儿子的背,笑道:“是可以出去拱白菜了。”

又随手翻了翻桌上的档案袋,赞许地望向ko,“小伙子不错啊,社会是所好大学。”





tbc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寒鼠。

于重庆。

微笑中带着仙气……

困死我了……

conflicts 12

ko这么好,郝夫人当然会喜欢他呀www

郝夫人:终于见着儿婿(?)了233333333

基友:你文里这个受是不是有点儿man啊……(指眉哥)

我:他是个男人啊,男人不都这样吗?

我没感觉文里郝眉有多攻啊hhhhhhhh

可他是个MAN啊!

依旧排版废。

没存稿了,药丸bnb



以下正文





其实他们都是一样的。

郝眉有一个最好的ko,想给他的家人看看。

ko想向郝眉的家人证明,他愿意把最好的,全部给郝眉。

你们看,我能给他最好的,这样你们满意吗?

最好的已经在我身边了,郝眉这么想。

 

 

年廿九,帝都机场,9:30am

“这一趟跟我回了家,咱们什么时候也该回你家看看?”

“嗯,离你家不远,顺利的话,初二就带你去。”

“必须顺利啊。”郝眉昂着头,脸上的表情得意的很,“什么你家我家的,咱们是一家的!”

“嗯,一家的。”

郝眉一直致力于把ko什么事情都用“嗯”来回答的习惯,被他折腾多了的ko在实在是没有话说的情况下采用“嗯+郝眉说的话的后半句”的句式来跟他对话,结果被他那样一回答,话痨小王子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嘲讽他一句“话题终结者”。

 

 

飞机落地正好12点,两个人在外面的饭店里凑合了一顿。美团评分4.9的一家店活生生的被郝眉批成了大排档,又复想了想先前那家有ko的大排档,脸上的表情更加嫌弃了。

“说到底还是我们家ko哥哥做的好吃。”他朝对面的ko抛了个极其恶俗的媚眼,换了ko一个浅浅的笑容。

“不要这么紧张嘛,你眉哥在绝对不能让你受委屈。”

 

 

 

别墅区出租车进不去,郝夫人老早就叫人在门口候着。郝眉眼尖,下了车没走几步路就喊出来了,“刘叔!”

“眉眉回来了!”还在门口张望的叫做刘叔的男人大概五十几岁,见了郝眉几乎要激动得老泪纵横,“这位是?”

“这是我朋友ko,ko这是看着我长大的刘叔。”

“刘叔好。”ko跟在郝眉身后拎着行李,朝刘叔点点头,甚至试图露出一个微笑。

刘叔愣了愣,一边说着您好您好,一边伸手要去给郝眉提行李,结果被郝眉拦住,“我长大啦,拿行李这种粗重活儿留着给青壮年劳动力做就行。”

 “眉眉,你这是……认真的?”刘叔偷偷回头看了一眼ko,低声地发问。

“嗯?您知道了?”

“那天郝夫人在打电话,我正好路过……”

郝眉一脸了然,朝ko示意他跟上,又回过身去结果他手里的一半行李,“既然您知道了,再跟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ko。”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刘叔抬头看着眼前的青年,比离开家去上学的时候更高了些,成熟了些,——当然不是指他那张娃娃脸!

成熟的是处事方式,而非容颜。

有的人面容稚嫩而深谙世事。

有的人垂垂老矣又不懂处世之道。

“刘叔您好。”

“哎,哎,姑爷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姑爷什么鬼!如果要叫也应该叫少夫人吧哈哈哈哈哈哈!”

“您叫我ko就好了。”

“对啊对啊,咱们无产阶级不搞地主那一套!”

 

 

 

 

……您这无产阶级当得可真是舒坦啊?ko的脚步停在一幢门面极气派的徽式建筑前,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郝眉轻车熟路地打开门将郝夫人抱了个满怀。

“哎哟,我的儿子可总算回来了!”郝夫人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松开他,向ko伸出手,“这是ko吧我是郝眉的母亲,欢迎你回家。”

你是回家的,不是来做客的。

他的母亲欢迎你。

 

他握上郝夫人的手,温暖而柔软,微微躬身,“阿姨好,我是ko。”




回家啦!


tbc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寒鼠。

于重庆。

 


Conflicts 11

好拖沓啊……我好心急啊!下一章绝对要让郝夫人看见ko!!!!!

我一直都是凌晨更新好像……完了明天还有早课!

不行了我得睡……困……

排版好丑……欢迎捉虫。

以下正文

Conflicts  11

半夜,ko看着郝眉安稳的睡颜,心理盘算着明天要带什么跟郝眉回家,见到他父母要如何表现才更让人满意……各种思绪在脑内盘旋。他困得很,却毫无睡意。大脑完全清醒的他随意的披了件外套,回到了他原先的房间。自从郝眉提出【老子想和你上床】这种想法之后,这个房间就彻底沦为了杂物室,杂七杂八什么都有。

他站在窗前,窗户朝小区里头开,看不见帝都繁华的夜景,耳边偶尔传来遥远的车子呼啸而过的声音。天色很暗,什么都看不清。ko从书桌的抽屉里翻出一包烟,叼在嘴里没有点燃——郝眉不喜欢。

“想抽就点一根,我没那么矫情。”

郝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从身后递了个打火机给他,身上只裹了个浴袍,里边什么都没有,脖子上还留着新鲜的草莓。

“没事,没瘾。”

ko把嘴上的烟摘下扔到垃圾桶里,“不睡了?”

“你不在我哪儿睡得着啊。”

大概是窗户开太大了,郝眉拢了拢衣服跟没骨头似的趴在他背后,“跟这儿想什么呐,眉哥敢带你回家就肯定是有把握的。ko你放心,我爸妈不会为难咱们的。”

“他们同意了?”

抬手把窗户关严实,ko转身抱着郝眉让他靠在自己怀里,郝眉不依,拉着他的手回房间。

“他们说要看过才放心,你现在呢,乖乖的给眉哥侍寝才是正事儿!”郝眉显然是困极了,起来跟ko说的几句话完全耗光了他睡了半个晚上的精神,爬到床上沾着ko怀里就睡熟了。这下ko倒是安生了,抱着男朋友睡得好的不行。


第二天郝眉起了个大早,被迫的那种。ko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大清早的在厨房里丁零当啷的,跟交响曲似的。被宠坏了的眉少怒气值瞬间达到max,一出房门五脏庙的各路神仙就先被食物的香气俘虏了。

“koko,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飞奔到厨房,被里面的阵仗吓了一跳,“马蹄糕、豉汁凤爪、桂花糕、艾叶青团、蟹黄烧卖……你这是要开茶楼???”说着手又悄悄咪咪的抓起一只凤爪啃。

“你爸妈爱吃。”

昨天他想了很久要怎么表现才让人满意,猛然想起郝眉曾提到过郝先生爱吃广州茶点,郝夫人偏爱江浙糕点,最后才得出结论:扬长避短,投其所好总是没错的。

他不善言语,只好做给他们看,不仅仅是郝眉想要给他一个家,他也想要和郝眉一起,组成一个家。

最后郝眉以试菜为由吃了个爽,叼了根牙签坐在吧台上晃着腿,看ko手脚麻利地打包、冷冻。



吃过午饭之后郝眉提议去逛超市,置办点东西带回家。
结果……

“ko,我爸很有钱,这个这么贵让他自己买。”

郝眉伸手准备拿掉!

“嗯。”

ko侧身挡住了郝眉的手!

“……”

第一盘,ko胜!


郝眉看着自家男友推着满满当当的购物车行走在超市里而且大有继续拿的趋势,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又转,计上心头。

“ko家里有更好的,这个我爸看不上!”

郝眉故作一脸嫌弃。

“嗯。”

转眼间那盒金光闪闪包装的燕窝就被放回了原处。

初见成效,郝眉则故计重施。

“这个也是,我爸直接从香港买,比这个好。”

“嗯。”

“不要这个,老爷子爱国,不买。”

“嗯。”

几轮下来,购物车里只剩下几袋特产。

“那给你爸妈带什么?”

ko转头看着郝眉,有点儿无奈。他知道他的那些小心思,只好按他说的做。

“你之前不是弄了几饼普洱吗,给我爸带回去。怎么样?心疼吧?”

ko摇摇头,“孝敬你爸妈,应该的。”

“切,是咱爸妈!结账去!”





tbc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困成一坨的寒鼠。

前天就收到了 @是金柏莉也是串串鹅 大大发的福利!这两天一直在忙考试的事情差点忘记【不你已经忘记了不要再狡辩了

太太的字超级好看!!!!
一起搞事儿啊!!!
表白金金!!

喜欢你!结了婚也喜欢!!

等我下周末进城给你找好吃的!

非常感谢金金的留言!
有幸在k莫圈遇到这么棒的你。

寒鼠。
2017.3.6于重庆乱的不行的宿舍里。

我会更新的!今晚!

Conflict 10

发烧才想起来更新的我完全不值得可怜【手动黄豆再见】

仍然ooc与渣排版齐飞

不想再说撕逼的事情了

k莫tag不需要净化,不喜欢这个的人可以自己走,都是人,都有腿的吧。

不要跟病人计较,尤其是生病还失恋的人。

以下正文

郝眉讲完电话又洗了把脸才到客厅去吃的饭,眼睛红红的把ko吓了一跳。

“怎么了?”打个电话还带哭的?!

“没什么,有点儿想我妈了就是。”郝眉揉了把眼睛,闷闷的往嘴里扒饭,不再说话。

KO不知道他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只好陪着哄着,让他过年早点回去。

之后的就好郝眉一直恹恹的,直到昨天他又接了个电话,听起来像是他母亲。接完电话的郝眉眼睛更红了,像只兔子。他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扔就往ko怀里钻,脑袋埋在他颈窝里,身上还穿着毛茸茸的家居服,像个球一样。

“ko我爱你。”球闷闷的说。

“?!”平日里的郝眉从来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调戏ko的机会,却羞于把直白的情话说出口。ko有些惊讶,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耳朵倒是先红了起来。

郝眉亲亲他泛红的耳垂,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好几遍:

“我说,我爱你,ko。”

ko转过头来看他,要哭不哭的人眼角绯红,眸子里含着水光,倒映着自己的脸。

“啧,笨死了。”

郝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掰过呆滞的人的脑袋直直的啃了上去,用力过猛的后果就是血腥味在唇齿之间蔓延,刺激两人的感官。

【车会有的,肾也会走的。等我好生练习一下车技!】

这晚的郝眉在床上热情得让ko怀疑他是不是偷偷磕了药,前前后后在沙发、卧室、卧室的露台和浴室里做了四次才消停。郝眉在性爱中并不是一个含蓄的人,但是绝对也不是像这样的……浪到飞起,让人有点儿,遭不住。

ko的意思是,那样的郝眉,他会心甘情愿的死在他床上。

给郝眉清理完已经是深夜,ko抱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对话间充满了困意。

“ko你今年得跟我回家,嗯……过年。”

“嗯…”

“唔……你要知道,你眉哥很爱你…非常,非常的爱……”

“我也爱你。”ko在他脸上落下几个吻,给两人裹好了被子,轻轻的拍打着郝眉的背,哄他睡觉。

“睡觉了ko……”腿缠上ko的,运动后的疲劳和睡意袭来,郝眉亲了亲他的肩膀,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什么,ko也困的很,听不真切,大概是难得的情话,满足的笑意随他入睡。

第二天ko像往常一样早起做饭准备投喂起床气2000000点的男朋友,六点半的帝都天色尚早,手上专注的卷着郝眉一直喊着要吃的有一大坨肉松和蟹柳紫菜包饭。

事出反常必有妖。

郝眉这几天反常的行为ko联系起来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个二愣子大概是跟家里摊牌了,什么态度他暂时还拿不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黑客先生,破天荒的感觉到了不知所措。

他突然听清了郝眉昨天的话

“我想给你一个家。”

他已经是个有家的人了。

tbc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寒鼠。

大成如果真的谈恋爱了,是件好事情。

我感觉大成谈恋爱是件好事儿啊,而且跟k莫cp完全不冲突的。

郝眉只是他演过的一个角色,我感谢他能够演活这个角色,我喜欢他这样努力又踏实的演员,所以我希望他能够得到最好的。

好不好,他自己说了算。

他脱团了,对象即便不是ko的扮演者,我们也理应为他高兴,大小伙子谈恋爱,多好的事儿啊。

我不萌真人cp的,但是我也不希望因为大成【疑似】脱单了,就搞的好像大家都不高兴的样子

毕竟我们萌的cp是k莫啊……

怎么会是一副已经出了BE结局了的样子呢

我萌的cp全世界最甜啊!

最后,希望郑业成先生一切顺利。

2017.3.1    重庆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Conflicts 9

我回来了!!!
我可能跟现代科技没什么缘分orz

手机先是进水然后拿去修发现问题一堆,修好之后第二天就丢了!丢在路上(不要问我怎么会丢在路上我并不想回忆了bnb)被一个心机男(贬义)捡走了还不肯还给我,最后算是打水漂了

最后我买了一个新的手机
超生气!一个月工资又没了!
委屈成河豚!

有没有小红心和评论来抚慰一下我这颗啥都能丢的超大心

太久没更新对不起啦!这次更新字数是以前的两倍!

其实没有手机之后我一直有写手稿,发现一写就刹不住23333

感觉依旧怪怪的

出柜大戏(1/4)

以下正文

conflicts 9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

吃过饭之后,ko仿佛得到了郝眉周遭所有人的认同。日子在小伙伴的调侃中溜得飞快。

小年在帝都浓厚的年味中悄然而至。当晚郝眉抱着一口大碗窝在沙发上喝着腊八粥,转头随意地和ko说了一句:“今年过年咱们一块儿回家吧?”

“不好吧?”ko面露难色,抬起手指着自己说:“外人,不合适。”

过年时一家人团圆的日子,外人不应该在场的。所有人都应该回到自己家里,可是郝眉回家了,他的家在哪儿呢?

郝眉闻言气得眉毛都立了起来,“你果然是想吃霸王餐!”一口海碗“哐”的放到桌子上,“在床上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自己是外人?现在才跟我客套这个是不是有点儿晚啊?”

“郝眉……”ko试图把他揽到自己怀里,他却硬梆梆地不肯动,“我知道对你来说我不是外人,可对你爸妈来说,我就是。我们得考虑他们的感受。”宽厚的大手顺着他后脑勺的毛,末了还捏了捏风池穴,郝眉对这招受用得很,ko知道。

“别以为这样就能混过去,我都安排好了,你只管收拾行李,过两天跟眉哥回家!”

“嗯。听你的。”

“我前几天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妈!当然回家过年啊,我猜您又变美了是不是?”

“哪儿用看啊,听声儿就知道,我妈必须天下第一美啊!”

“对了妈,今年我还想带个人回家。”

“啧不是女朋友!”虽然性质差不多……郝眉这么想着。“急什么啊,我跟您说,我这朋友可棒了!那技术,在咱们这行跟教科书似的。而且他做饭特别的好吃!我都让他养胖了……”

“哎对对对就他就他,我上次跟你们说的那个室友。”

“那他也得有地方回去啊,说起来这人身世还怪可怜的。14岁家里就没人就,我14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啊……”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郝眉用尽就他作为省状元毕生的词汇和才华,将ko塑造成了一个年少时失去双亲独自在帝都漂泊打拼最后把自己养成了一个出得厅堂下的厨房还黑得了防火墙的成功人士的形象(虽然这好像是事实)

“是挺不容易的。”郝夫人感慨就一句,早年跟随丈夫打拼,她更清楚人情冷暖,生活艰难。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还能成长为这样优秀的人才绝非易事,女人的母性使然,她打心眼里心疼这个孩子。同时作为母亲,她对善待自己孩子的人总是抱有着一些额外的好感。

“是个好孩子。”她隐隐约约能想起那个孩子的生得极好的眉眼,之前跟郝眉视频的是个他也入过镜,只说了声“叔叔阿姨好”,不知道是拘谨还是实在是话少。

“他真的特别好!”仿佛触发了哪个开关,郝眉不自觉地又把他男朋友的优点大大小小的数了一遍。

“哎哟哟,那我儿子岂不要被惯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了?”郝夫人揶揄道,“就算不收人家房租你也不能那人家当长工使唤啊,还好意思说是你朋友?”她语气里带着几分调笑,儿子过得好做母亲的总不会不高兴的,只是在她听来郝眉的做法实在不合适,“这次来一定要好好招待人家。”

然后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不少家常,中途ko来喊过他一次吃饭,见他在打电话也不催,亲亲她的额头转身又进了厨房。

“啧啧啧,听你这么说,那个什么ko要是个姑娘,你准喜欢人家。”

“他是个男人我也喜欢他。”

电话那头出人意料的没有挂断,沉默就许久。郝眉隐隐约约听见了母亲的啜泣,随即又问了一句:“那你们,在一起了?”

“嗯。”

“郝眉,你认真的?你真的知道你在干什么?!”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除了嗯,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知道,什么都知道。他知道得不能更清楚了。他知道社会上那些针一样的舆论会因为他的爱人是同性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向他涌来,他知道他这么做让他的父母失望,可他更加知道,ko值得他这么做。

阳台和厨房之间隔了一个客厅一个饭厅,郝眉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ko站在料理台边上做些什么,只有一个背影伫立在那里,平淡而安稳。

——想要给他一个家。


“你先回家来,妈妈按ko的标准给你找几个姑娘看看好不好?也许感觉更好呢?”然后郝夫人就听见郝眉在电话那头笑了。

“妈,我不能这样做。我已经有ko了,而且,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像他那样对我了。”

“他有一个藏起来很久的心,从一开始就只给我看,现在恨不得整个掏出来送给我。”

“妈,对不起。”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长大了。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他当初决定学计算机的时候母亲也是这么说的。

儿女的成长,对父母来说,也许真的是件悲喜交加的事情。儿女的人生路走得越远,和父母之间的羁绊就越淡,终有一日,父母撒手人寰,儿女就失去了根,独自在世上生活孤苦无依,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接过父母的棒来照顾好儿女,那么确实是不能更好了。

听郝眉这么说,那个ko也许真的能够做到。

郝夫人叹了口气,只说让她缓缓,过两天再联系。
郝眉听见母亲语气生硬得不行,也知道她一下子接受不来,又道了几次歉。

“儿子,你知道做父母的,最害怕就是听见儿女说抱歉。”

电话挂断。

这次郝夫人抱着手机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

作为郝眉的母亲,她一直是骄傲的。她的儿子从小就很优秀,虽然是个男孩儿却也是她的小棉袄。她也不是什么老古板,当下宅基腐文化当道,她总会接触到一些,也不歧视同性恋。可为什么她的儿子会这样?郝家家大业大,可她从未盼望着郝眉能够成为什么大人物,只要开心的生活,就比什么都好。为什么会这样?

郝眉最后那几句话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

“没有什么为什么的,除了他,别人我也不想要了。”

“我是个男人,他那么疼我,可从来都没有拿我当女人看。”

“妈,那些风言风语都是别人说的,我自己的日子我自己过。”

tbc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父母跟儿女那一段是我妈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