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现代科技没什么缘分的寒鼠

文笔好的什么案例都吃的呀 欢迎安利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杜明曾经问过吴启,炮友算什么?
那个时候吴启正在背对着他打游戏,沉默了很久才开口,〃炮友就是…就是一个只有晚上你才会爱上的人。‘’

然而杜明自己也不明白,他跟吴启怎么会变成这样。
——某一天夜里杜明莫名其妙的爬上了吴启的床,吓得吴启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阿启,告诉我,偶尔想找个人打个kiss很正常…对吧?”浓稠的夜色里,吴启看不见杜明发红的脸,昏沉得连他颤抖的声线都没有察觉。
“嗯,明明你一定是春天来了,赶紧…唔!”被吵醒的人被堵住口唇才彻底清醒,睁眼只看见杜明微微颤动的睫毛。
缠绵绯侧,销魂蚀骨。

杜明常常在想,为什么偏偏是吴启?为什么不是唐柔别的女孩子偏偏是个纯爷们儿?
就算是个纯爷们儿,为什么不是泊远不是队长偏偏就是他?

从那天晚上以后,白天他们依旧嬉笑打闹,轮回其他人依旧拿唐柔打趣杜明。吴启在一边应和着补刀。
真是应了霸图那句话
一如既往。
夜里杜明会定时爬到自己对床去,送上自己的唇。偶尔兴致高的时候甚至相互解决一下生理需求。

杜明严肃的警告过自己,这么下去是不行的。
然而习惯成日常之后的行为改掉如割肉。
杜明对这件事依赖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呢?
某一夜他花了十三分精力去阻止自己爬上对面的床。
然后,他,杜明,一个入睡速度堪比神七的人类,失眠了。
“阿启…我睡不着…”
深夜的轮回,吴启,收获[可怜兮兮的杜小明]一只。
吴启翻过身盯着杜明的脸沉默了很久,起身爬到他的床上去,把杜明揽到怀里,贴上了自己的唇。
“杜明,为什么是你?”他贴着杜明的唇这么问。

那个深夜,杜明亲吻着他喜欢的人,悲伤到绝望。

第二年,轮回再次夺冠。
吴启、杜明双双退役。

之后杜明一个人去了一次外滩,深秋,黄浦江的风吹得他的脸生疼。
他看见了吴启,还有他身边的女孩子。杜明有点近视,看不清模样,看身形和打扮大概是个蛮可爱的妹子。
阿启啊,春天来了喔?
他忽然觉得眼睛刺刺的,要渗出泪来。

再遇到吴启是半年之后的某一日,“嘿阿启!”杜明自觉的坐到吴启旁边,无视了对方身边的女士手袋。
“哟,杜小明。”
他们像普通朋友一样叙旧,谈天,最后陷入沉默。
还是吴启先开了口:“你,睡得还好?”
杜明苦苦的笑了笑,“有什么好不好的,累了就睡着了呗。”

吴启闻言愣了愣,拍了拍杜明的头,“蠢明明,睡不好就过来住,有你的床。”
杜明曾经以为这只是他漫长青春游戏里的一个小插曲,只要再过个几年,再痛苦的回忆都可以熬过来。最终他们身边都会站着另一个女人,甚至会有一个孩子。

“……你,不是有女朋友?”
“啊?谁啊?我有女朋友我怎么都不知道?”吴启抿了一口咖啡,笑意盈盈地看着杜明。
“那天在外滩的不是吗?”
“谁?哪个?”
“好嘛,原来还不止一个啊。”杜明定定地看着冰咖啡在桌子上留下的水痕,半天才吐出一句调笑的话来。
吴启在脑海中搜寻了很久,“噗,那是姐姐!”眼珠子一转“原来你在啊,那天。”
杜明的心情就像是一个灌满水的气球,被吴启一句话扎破了,然后噴薄而出。
“那你为什么都不来找我!”干脆起身掐住吴启的脖子,作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嘴角却控制不住笑意一个劲儿地往上挑。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吴启笑着任他闹,也不怕被人认出来。
于是,s市的某一个下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吴启收获[开心的杜小明]一只,期限,下半生。



有点俗气又少女

感谢你看到这里还没有打死我wwww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只不过最后两个主人公分道扬镳天各一方而已w 但是私心给他们安排了个happyending 


谢谢。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