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现代科技没什么缘分的寒鼠

文笔好的什么案例都吃的呀 欢迎安利

周江周 点文填坑 Moon River

异地恋的是我
矫情的是我
想看小周点烟的也是我
英语不好写文还欧欧西的还是我

he还是be看你们自己啊

你们还要看吗?

排版丑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分的

有一点意识流?

反正不怎么好啦

开始啦?


正文





周泽楷穿着风衣,坐在沙滩上,静静的。

他已经退役三年了。
跟江波涛在一起,也有七年了吧,大概。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退役之后他留在了轮回,而长袖善舞的一方则收到了联盟总部的聘书,奔赴b市任职。从此开始了漫长的异地恋,这样,而已。

大概从江波涛离开的第二年,又或者是第三年开始,电话、qq、微信和往返两地的机票开始慢慢的减少。

其实周泽楷应该算是一个粗线条的人,至少在对日子的记忆方面他是这样的。他从没有记得过他们之间那些大大小小的纪念日,连情人节也是被街上粉红色的氛围提醒才会记起来,甚至连自己的生日也不太记得住。
又或者只能说他没有把精力放在这上面,比如说,他记得江波涛的生日。

11月11号,槽点最大的日子,以前杜明总说副队不人道,光棍节偏偏过得最虐狗。当时周泽楷没在意,转头又亲了江波涛一口,才高高兴兴的去训练。

尽管在两个大男人的关系里,并不会出现缺少了其中某一方就没法过日子的这种情况,而周泽楷也不是没有动过到b市发展的念头,却又屡屡被搁置。
一开始是放不下轮回,那后来呢?

到底在纠结什么?

周泽楷在无数个万籁俱寂的深夜里,在万家灯火共享佳节的日子里思量着。之后往往都是被别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于是将其暂且放到一边,只当那是偶尔跑出来撒欢的小情绪。

枪王嘴角一撇,长腿一伸,从心里开始暗暗的跟对方较起劲来:你都不回来,我为什么屁颠屁颠的过去?
仿佛谁先靠近,谁就输了一样僵持着。



爱情是激情褪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是放下防备后各种小心思组成的拼图。

缺少哪一块,哪怕只是无关紧要的边边角角,风景都不完整。

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上下翻动着,近千页的聊天记录,充满着生活的日子,在周泽楷的心里勾勒出一个生动的江波涛来。

长期分居两地,很难有太紧密的话题,无非是

“今天天气好好,你那里好不好?”

“今天起晚了忘记吃早餐,好饿qaq”

像流水账一样的话,但是伴侣间的默契足以无限制的接下去话来,还有什么

“今天看到一条围巾很适合你于是买下来了”
之类的话。

最终不过是为了引出“我很想你”这样的话。

伴侣至少总是这样,没头没尾的冒出来一句话然后就天南海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明明是无聊至极的事情,却有人甘之如饴的

去做那个秒回的积极回应者。


距离会将感情中的一切放大,好的坏的,无论是心有灵犀还是短暂的无法描述的不安失落。

这些种种都会逐渐化为坚硬的瓷砖,最终筑成横亘于双方之间的高大冰冷的墙。

周泽楷的心思不是江波涛catch不到,翻译机的信号一向灵通,但如果是主人本身就不愿意表露出来,那么即使再灵光的翻译机也无从下手吧。

他虽然寡言而粗线条,但是体贴伴侣总该是会的。

这是作为爱人的本能。

随着商业化程度的提高,荣耀已经不仅仅是职业选手的舞台。知名度的提升带来的甜头伴随着更大的工作量。

工作已经足够辛苦,为什么还要在感情上让对方为难呢?

要做一个体贴懂事的伴侣。
周泽楷这么想着。

然后全身心的投入到轮回的工作中,极力在无数个夜里,甚至是在为数不多的在江波涛枕边的夜里,压抑着自己的不安与寂寞。

他不知道江波涛的想法,也没有问过。

无解的枪王啊,他正在害怕。

害怕给对方带来除工作以外的烦恼。

害怕点破一层纸最终换来分手的结局。

害怕得知更坏的事实。

令人憧憬的远方啊,不仅是很好的前途,比周泽楷好太多的伴侣也大有人在。

江波涛于他,既是已知的一切,又在不断的转化成一切的未知。

说得多玄妙啊。

周泽楷捧着手机,逐字翻看着过往的聊天记录。

聊以自慰。

哪怕他清楚一切不安的根源在哪,问题也无法解决。


黄浦江上的月亮静静的。

周泽楷穿着风衣,坐在沙滩上。

波涛伴着女生低低的吟唱

dream  maker,heart  breaker.


他点上了一支烟。


end


点文的妹子自己收一下啊![不会艾特的我…


笑脸。


非常感谢你能看到这儿。
比心♡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