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现代科技没什么缘分的寒鼠

文笔好的什么案例都吃的呀 欢迎安利

Conflicts 9

我回来了!!!
我可能跟现代科技没什么缘分orz

手机先是进水然后拿去修发现问题一堆,修好之后第二天就丢了!丢在路上(不要问我怎么会丢在路上我并不想回忆了bnb)被一个心机男(贬义)捡走了还不肯还给我,最后算是打水漂了

最后我买了一个新的手机
超生气!一个月工资又没了!
委屈成河豚!

有没有小红心和评论来抚慰一下我这颗啥都能丢的超大心

太久没更新对不起啦!这次更新字数是以前的两倍!

其实没有手机之后我一直有写手稿,发现一写就刹不住23333

感觉依旧怪怪的

出柜大戏(1/4)

以下正文

conflicts 9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

吃过饭之后,ko仿佛得到了郝眉周遭所有人的认同。日子在小伙伴的调侃中溜得飞快。

小年在帝都浓厚的年味中悄然而至。当晚郝眉抱着一口大碗窝在沙发上喝着腊八粥,转头随意地和ko说了一句:“今年过年咱们一块儿回家吧?”

“不好吧?”ko面露难色,抬起手指着自己说:“外人,不合适。”

过年时一家人团圆的日子,外人不应该在场的。所有人都应该回到自己家里,可是郝眉回家了,他的家在哪儿呢?

郝眉闻言气得眉毛都立了起来,“你果然是想吃霸王餐!”一口海碗“哐”的放到桌子上,“在床上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自己是外人?现在才跟我客套这个是不是有点儿晚啊?”

“郝眉……”ko试图把他揽到自己怀里,他却硬梆梆地不肯动,“我知道对你来说我不是外人,可对你爸妈来说,我就是。我们得考虑他们的感受。”宽厚的大手顺着他后脑勺的毛,末了还捏了捏风池穴,郝眉对这招受用得很,ko知道。

“别以为这样就能混过去,我都安排好了,你只管收拾行李,过两天跟眉哥回家!”

“嗯。听你的。”

“我前几天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妈!当然回家过年啊,我猜您又变美了是不是?”

“哪儿用看啊,听声儿就知道,我妈必须天下第一美啊!”

“对了妈,今年我还想带个人回家。”

“啧不是女朋友!”虽然性质差不多……郝眉这么想着。“急什么啊,我跟您说,我这朋友可棒了!那技术,在咱们这行跟教科书似的。而且他做饭特别的好吃!我都让他养胖了……”

“哎对对对就他就他,我上次跟你们说的那个室友。”

“那他也得有地方回去啊,说起来这人身世还怪可怜的。14岁家里就没人就,我14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啊……”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郝眉用尽就他作为省状元毕生的词汇和才华,将ko塑造成了一个年少时失去双亲独自在帝都漂泊打拼最后把自己养成了一个出得厅堂下的厨房还黑得了防火墙的成功人士的形象(虽然这好像是事实)

“是挺不容易的。”郝夫人感慨就一句,早年跟随丈夫打拼,她更清楚人情冷暖,生活艰难。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还能成长为这样优秀的人才绝非易事,女人的母性使然,她打心眼里心疼这个孩子。同时作为母亲,她对善待自己孩子的人总是抱有着一些额外的好感。

“是个好孩子。”她隐隐约约能想起那个孩子的生得极好的眉眼,之前跟郝眉视频的是个他也入过镜,只说了声“叔叔阿姨好”,不知道是拘谨还是实在是话少。

“他真的特别好!”仿佛触发了哪个开关,郝眉不自觉地又把他男朋友的优点大大小小的数了一遍。

“哎哟哟,那我儿子岂不要被惯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了?”郝夫人揶揄道,“就算不收人家房租你也不能那人家当长工使唤啊,还好意思说是你朋友?”她语气里带着几分调笑,儿子过得好做母亲的总不会不高兴的,只是在她听来郝眉的做法实在不合适,“这次来一定要好好招待人家。”

然后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不少家常,中途ko来喊过他一次吃饭,见他在打电话也不催,亲亲她的额头转身又进了厨房。

“啧啧啧,听你这么说,那个什么ko要是个姑娘,你准喜欢人家。”

“他是个男人我也喜欢他。”

电话那头出人意料的没有挂断,沉默就许久。郝眉隐隐约约听见了母亲的啜泣,随即又问了一句:“那你们,在一起了?”

“嗯。”

“郝眉,你认真的?你真的知道你在干什么?!”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除了嗯,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知道,什么都知道。他知道得不能更清楚了。他知道社会上那些针一样的舆论会因为他的爱人是同性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向他涌来,他知道他这么做让他的父母失望,可他更加知道,ko值得他这么做。

阳台和厨房之间隔了一个客厅一个饭厅,郝眉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ko站在料理台边上做些什么,只有一个背影伫立在那里,平淡而安稳。

——想要给他一个家。


“你先回家来,妈妈按ko的标准给你找几个姑娘看看好不好?也许感觉更好呢?”然后郝夫人就听见郝眉在电话那头笑了。

“妈,我不能这样做。我已经有ko了,而且,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像他那样对我了。”

“他有一个藏起来很久的心,从一开始就只给我看,现在恨不得整个掏出来送给我。”

“妈,对不起。”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长大了。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他当初决定学计算机的时候母亲也是这么说的。

儿女的成长,对父母来说,也许真的是件悲喜交加的事情。儿女的人生路走得越远,和父母之间的羁绊就越淡,终有一日,父母撒手人寰,儿女就失去了根,独自在世上生活孤苦无依,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接过父母的棒来照顾好儿女,那么确实是不能更好了。

听郝眉这么说,那个ko也许真的能够做到。

郝夫人叹了口气,只说让她缓缓,过两天再联系。
郝眉听见母亲语气生硬得不行,也知道她一下子接受不来,又道了几次歉。

“儿子,你知道做父母的,最害怕就是听见儿女说抱歉。”

电话挂断。

这次郝夫人抱着手机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

作为郝眉的母亲,她一直是骄傲的。她的儿子从小就很优秀,虽然是个男孩儿却也是她的小棉袄。她也不是什么老古板,当下宅基腐文化当道,她总会接触到一些,也不歧视同性恋。可为什么她的儿子会这样?郝家家大业大,可她从未盼望着郝眉能够成为什么大人物,只要开心的生活,就比什么都好。为什么会这样?

郝眉最后那几句话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

“没有什么为什么的,除了他,别人我也不想要了。”

“我是个男人,他那么疼我,可从来都没有拿我当女人看。”

“妈,那些风言风语都是别人说的,我自己的日子我自己过。”

tbc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父母跟儿女那一段是我妈讲的。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