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现代科技没什么缘分的寒鼠

文笔好的什么案例都吃的呀 欢迎安利

Conflict 10

发烧才想起来更新的我完全不值得可怜【手动黄豆再见】

仍然ooc与渣排版齐飞

不想再说撕逼的事情了

k莫tag不需要净化,不喜欢这个的人可以自己走,都是人,都有腿的吧。

不要跟病人计较,尤其是生病还失恋的人。

以下正文

郝眉讲完电话又洗了把脸才到客厅去吃的饭,眼睛红红的把ko吓了一跳。

“怎么了?”打个电话还带哭的?!

“没什么,有点儿想我妈了就是。”郝眉揉了把眼睛,闷闷的往嘴里扒饭,不再说话。

KO不知道他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只好陪着哄着,让他过年早点回去。

之后的就好郝眉一直恹恹的,直到昨天他又接了个电话,听起来像是他母亲。接完电话的郝眉眼睛更红了,像只兔子。他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扔就往ko怀里钻,脑袋埋在他颈窝里,身上还穿着毛茸茸的家居服,像个球一样。

“ko我爱你。”球闷闷的说。

“?!”平日里的郝眉从来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调戏ko的机会,却羞于把直白的情话说出口。ko有些惊讶,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耳朵倒是先红了起来。

郝眉亲亲他泛红的耳垂,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好几遍:

“我说,我爱你,ko。”

ko转过头来看他,要哭不哭的人眼角绯红,眸子里含着水光,倒映着自己的脸。

“啧,笨死了。”

郝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掰过呆滞的人的脑袋直直的啃了上去,用力过猛的后果就是血腥味在唇齿之间蔓延,刺激两人的感官。

【车会有的,肾也会走的。等我好生练习一下车技!】

这晚的郝眉在床上热情得让ko怀疑他是不是偷偷磕了药,前前后后在沙发、卧室、卧室的露台和浴室里做了四次才消停。郝眉在性爱中并不是一个含蓄的人,但是绝对也不是像这样的……浪到飞起,让人有点儿,遭不住。

ko的意思是,那样的郝眉,他会心甘情愿的死在他床上。

给郝眉清理完已经是深夜,ko抱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对话间充满了困意。

“ko你今年得跟我回家,嗯……过年。”

“嗯…”

“唔……你要知道,你眉哥很爱你…非常,非常的爱……”

“我也爱你。”ko在他脸上落下几个吻,给两人裹好了被子,轻轻的拍打着郝眉的背,哄他睡觉。

“睡觉了ko……”腿缠上ko的,运动后的疲劳和睡意袭来,郝眉亲了亲他的肩膀,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什么,ko也困的很,听不真切,大概是难得的情话,满足的笑意随他入睡。

第二天ko像往常一样早起做饭准备投喂起床气2000000点的男朋友,六点半的帝都天色尚早,手上专注的卷着郝眉一直喊着要吃的有一大坨肉松和蟹柳紫菜包饭。

事出反常必有妖。

郝眉这几天反常的行为ko联系起来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个二愣子大概是跟家里摊牌了,什么态度他暂时还拿不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黑客先生,破天荒的感觉到了不知所措。

他突然听清了郝眉昨天的话

“我想给你一个家。”

他已经是个有家的人了。

tbc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寒鼠。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