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现代科技没什么缘分的寒鼠

文笔好的什么案例都吃的呀 欢迎安利

conflicts 12

ko这么好,郝夫人当然会喜欢他呀www

郝夫人:终于见着儿婿(?)了233333333

基友:你文里这个受是不是有点儿man啊……(指眉哥)

我:他是个男人啊,男人不都这样吗?

我没感觉文里郝眉有多攻啊hhhhhhhh

可他是个MAN啊!

依旧排版废。

没存稿了,药丸bnb



以下正文





其实他们都是一样的。

郝眉有一个最好的ko,想给他的家人看看。

ko想向郝眉的家人证明,他愿意把最好的,全部给郝眉。

你们看,我能给他最好的,这样你们满意吗?

最好的已经在我身边了,郝眉这么想。

 

 

年廿九,帝都机场,9:30am

“这一趟跟我回了家,咱们什么时候也该回你家看看?”

“嗯,离你家不远,顺利的话,初二就带你去。”

“必须顺利啊。”郝眉昂着头,脸上的表情得意的很,“什么你家我家的,咱们是一家的!”

“嗯,一家的。”

郝眉一直致力于把ko什么事情都用“嗯”来回答的习惯,被他折腾多了的ko在实在是没有话说的情况下采用“嗯+郝眉说的话的后半句”的句式来跟他对话,结果被他那样一回答,话痨小王子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嘲讽他一句“话题终结者”。

 

 

飞机落地正好12点,两个人在外面的饭店里凑合了一顿。美团评分4.9的一家店活生生的被郝眉批成了大排档,又复想了想先前那家有ko的大排档,脸上的表情更加嫌弃了。

“说到底还是我们家ko哥哥做的好吃。”他朝对面的ko抛了个极其恶俗的媚眼,换了ko一个浅浅的笑容。

“不要这么紧张嘛,你眉哥在绝对不能让你受委屈。”

 

 

 

别墅区出租车进不去,郝夫人老早就叫人在门口候着。郝眉眼尖,下了车没走几步路就喊出来了,“刘叔!”

“眉眉回来了!”还在门口张望的叫做刘叔的男人大概五十几岁,见了郝眉几乎要激动得老泪纵横,“这位是?”

“这是我朋友ko,ko这是看着我长大的刘叔。”

“刘叔好。”ko跟在郝眉身后拎着行李,朝刘叔点点头,甚至试图露出一个微笑。

刘叔愣了愣,一边说着您好您好,一边伸手要去给郝眉提行李,结果被郝眉拦住,“我长大啦,拿行李这种粗重活儿留着给青壮年劳动力做就行。”

 “眉眉,你这是……认真的?”刘叔偷偷回头看了一眼ko,低声地发问。

“嗯?您知道了?”

“那天郝夫人在打电话,我正好路过……”

郝眉一脸了然,朝ko示意他跟上,又回过身去结果他手里的一半行李,“既然您知道了,再跟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ko。”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刘叔抬头看着眼前的青年,比离开家去上学的时候更高了些,成熟了些,——当然不是指他那张娃娃脸!

成熟的是处事方式,而非容颜。

有的人面容稚嫩而深谙世事。

有的人垂垂老矣又不懂处世之道。

“刘叔您好。”

“哎,哎,姑爷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姑爷什么鬼!如果要叫也应该叫少夫人吧哈哈哈哈哈哈!”

“您叫我ko就好了。”

“对啊对啊,咱们无产阶级不搞地主那一套!”

 

 

 

 

……您这无产阶级当得可真是舒坦啊?ko的脚步停在一幢门面极气派的徽式建筑前,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郝眉轻车熟路地打开门将郝夫人抱了个满怀。

“哎哟,我的儿子可总算回来了!”郝夫人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松开他,向ko伸出手,“这是ko吧我是郝眉的母亲,欢迎你回家。”

你是回家的,不是来做客的。

他的母亲欢迎你。

 

他握上郝夫人的手,温暖而柔软,微微躬身,“阿姨好,我是ko。”




回家啦!


tbc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寒鼠。

于重庆。

 


评论(8)

热度(34)